一张无法拍摄的照片

 

那年的秋天,您走进了我们的教室,走进了我们的生活,从此也走进了我们的心里。

背儿头、皮肤黝黑、声音洪亮、一脸严肃,是您给我们的最初印象。在您的第一堂课上,为了摸我们的功底儿,特意听写了几组非同寻常的词语,在全班近乎全军覆没的时候,曾经自以为是文学青年的我们意识到:这个老头儿,懂得太多,着实不好惹!

1997年的一天,您一脸悲情的走进教室,在黑板上写下“戴妃芳魂已杳”,当您一边讲着杳字的用法一边又因这个受全世界人民爱戴的平民王妃不幸因车祸去世而黯然时,我们知道了,这个严厉的老头儿背后还真性情。

1998年初冬的一个早上,在您的晨读辅导课上,我的凳子突然前后晃了几下,接着很多同学开始喊叫:“地震了”!这个时候您腾一下跑到教室的边缘,一边让出通道一边对我们喊:“同学们,按秩序快跑!等我们安全的跑到楼前空地上相互“喧哗”了一阵后,才看见您从摇晃的大楼里最后一个走出来。危难之际,让学生先走,这不正是您的大义和大爱吗!

还记得放学后的一个黄昏,在学校宣传栏里我读到了人生里的第一份《人民日报》,因为下午的作文讲解课上,您说:“题目是一篇文章的灵魂,要想文章更出彩就要写出吸睛的标题,如果你们困惑怎么写好题目,你们就去读一读报纸,《人民日报》上每一篇文章的标题都会给你带来很大收获”。于是在那个黄昏里,在那份报纸上,我收获了两个词:“高山流水,琴剑相瑟” ……想起您的片段那么多那么多,可是在这样一个美丽的秋天,噩耗传来:您走了!

12年前,我回到母校工作,时常会与您相见,或在校门口,或在校园里,每一次您都会语重心长的对我说:丫头,好好干,认真干,好样的!我也常常向身边的同事炫耀:“高老,是我的高中语文老师,亲老师!”。这些年习惯了进校园就能看见您的身影,如今却……

十几天前,在校园里遇见您,您依然如从前般健壮有活力。我们师生二人站在经纬楼前谈笑风生,我还记得,当我说起班里的同学现在日子过得都很舒心,您满脸幸福的样子;当我说年底班里要搞一次20年大团聚,你又忽然满脸期待的样子;当我端起相机想给您拍几张照片做聚会宣传片材料的时候,您可爱的拍拍衣服说道:“今天这身衣服不够工整,等过些日子再照吧”……

不曾想,等,竟成了我这辈子最悲痛、最惭愧的遗憾和自责!

秋风起,寒意浓,伤心莫过生死别!明明说好的二十年相约,您自己却走了,留下我们一大堆的人悲痛欲绝,想起您的声音,想起您的笑容,想起您的身影,想起以后的日子里只能用怀念来想您,这个秋天我们要哭瞎眼睛!

2015923,恩师匆匆离去,甚至没有给我们留出看望的机会!我们在这样的秋天相见,又在这样的秋天分别!

 

                                                                    致敬爱的高运兴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