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学生一路同行

 

班中有一x同学,懒散、厌学、反叛,近来一段时间早晨总是迟到。问其理由,不是因睡未醒就是车胎漏气等。总之理由一大堆,却从不找自身原因。与其谈话,不是搪塞理由就是听之任之、置之不理。整体感觉此生已自暴自弃,已无可救药了。

一日清晨,我骑车至车站时,碰巧发现此生正徒步赶往学校。按时间推算他到达教室肯定迟到,于是我便骑车把他带至学校。无独有偶,第二天我在相同的时间遇到了相同的情况,我又把他带到了学校。事后对此我并未放在心上,但我却惊喜的发现第三天早晨他按时的坐在了教室里。第四天、五天、六天……,相同的情景,不变的身影。我内心十分的欣喜,好像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一般。于是未来的一周,我每天都早起,为的就是第一时间看到那个身影。我如愿以偿,一周早晨此生未迟到一次。

带着欣喜,我开始逐步的接触此生。由开始的纪律到学习,再到日常的生活,慢慢的我发现彼此的共同语言开始增多。该生与我谈话,也由开始的不予理睬变为不自觉的应答、附和。我知道我的言语已开始进入他封闭的内心世界。在他18岁的生日那天,我们进行了一次长谈,他谈到了家庭和现状以及未来的打算。详谈中我根据他的自身状况肯定的同时给予了中肯的建议,从他频频的点头中我仿佛看到了未来一个青年的有所作为。后来的日子里,我不时的与他谈话,偶尔的调侃、善意的批评、断续的鼓励……。如今的他虽未在学业上有明显的进步,但我却切实的感觉到“他”悄悄的在改变。欲成才,先成人。愿一路同行的这些日子能够些许照亮他前行的道路,成就有价值的人生。

著名教育家陶行知说:“当心你的教鞭下有瓦特,你的冷眼里有牛顿,你的讥笑中有爱迪生。”陶老的话字重千斤,一句话道出教育的真谛。反观我们教师自己,与学生生活在同一座学校,学习在同一间教室,我们真的公平的对待,真心的爱护他们了吗?与学生真的一路“同行”了吗?有时看似师生“同行”,但却没有心与心的交流、情与情的共鸣。所谓“同行”,实则“陌路”,甚至成为两条不相交的平行线。

其实与学生交流并不需要高深的教育理论,只要与学生心在一起,一路同行,用爱心关爱童心,以真心换取爱心,相信师者的天地定会桃李芬芳。